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加入收藏 | 微博关注
网站首页 | 联系我们

咨询电话:0771-2835483

最新公告:
今天是

当前位置:

首页 > 专家视点 >

联系方式

广西旅游规划设计院

地址:广西南宁市新民路40号

邮编:530012

电话:0771-2835483

传真:0771-2817409

邮箱:gxlygh@vip.163.com

专家视点

  • 村落空间结构与乡村治理

    广西旅游规划设计院  发表时间:2018-07-15 20:03:20  来源:

      2018年《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意见》强调了乡村振兴,治理有效是基础。坚持自治、法治、德治相结合,才能确保乡村社会充满活力、和谐有序。有效的乡村治理必须尊重乡村特点,利用乡村所具有的德治文化和自治传统,挖掘和提升传统优秀文化,把现代法治理念和精神融入乡村价值系统中去,这样才能构建出有效的乡村治理体系。

    村落在其发展过程中,始终沿着两个维度成长,一个维度是适应村落生产,另一个维度是方便村落生活。在这个过程中除了不断完善和发展生产与生活功能外,还衍生出一系列乡村所特有的功能,如民间信仰、邻里互助、丰富的民俗、时令与节日、人群关系等。客观上形成了重要的村落教化价值。

    教化是乡村治理的重要基础,有效的治理不仅是对人行为的约束,更是对人格的塑造。为什么乡村具有教化价值,这与乡村的空间结构、社会结构和文化结构密切相关。

    村落的空间结构是指对地面各种活动与现象的位置相互关系及意义的描述,是村落物化要素及其之间的联系。乡村由哪些物质要素构成,这些要素之间是一种怎样的关系,构成了什么样的结构,是一个十分复杂的问题。建筑学家关心的是建筑要素形态及其类型、影响村落空间的因素、村落形态演变机制以及特定空间的社会功能等。从乡村治理的视角审视村落结构,则重点考察村落结构要素对人行为的影响。可以从构成乡村肌理的宅院、公共空间和公共资源三大要素来考察。

    1、院落与村落舆论

    院落作为村落细胞,主要包括农民居住的房屋以及房前屋后一定范围的闲散空间。其大小、组合对村落肌理起着决定性作用。院落里不仅可以进行种植业、养殖业生产,还为乡村手工业提供了空间。与城市居民楼相比,院落最大特点在于它的开放性。院落不仅在空间是敞开的,其社会层面也是敞开的,随时欢迎来访的邻里和客人。这种开放性为村民之间的交流提供了便利。

    正是由于院落的开放和透明,才有了熟人社会的道德评判,形成村落公共舆论。村落舆论是村民对村落某种现象的态度、信念或价值的言语表现。人们都会按照一定的价值标准表现出某种态度。尽管这个标准是不成文的,也没有定量的指标,常常带有浓厚的个人情感色彩。但是在村落舆论形成过程中经过村民间的反复酝酿、讨论、矫正,可以达成相对一致的态度。或是赞扬与鼓励,或是嘲讽与鞭笞,使得村落公共舆论对人行为的约束与教化作用十分有效。这与两个条件有关。

    第一,村落舆论具有广泛的参与性。人们不仅按照自己的愿望和理解接受信息,还根据个人价值取向和期望加工、传播舆论,在这个过程中,培养了参与者对是非善恶的辨别能力和与群体保持一致行为与态度的自觉意识,客观上形成了较为一致的价值观念和态度。如对不肖子孙的谴责,村民们就有非常高的共识度。

    第二,村落舆论具有群体压力性人天生就有一种对社会孤立的恐惧感,与群体行为保持一致是人的一种生存方式,这是群体对它所属的成员具有影响力的重要原因。当然,这样的教化效果是基于农家院落特点而存在的。

    2、村落公共空间与精神家园

    乡村舆论之所以能够发挥作用,除了开放的农户作为基础外,乡村公共空间和公共资源的存在也是重要条件。

    哈贝马斯在一篇题为“公共领域”的文中对公共领域做过详尽的阐释,认为“公共领域”作为人们社会生活的一个领域,能够形成类似公共意见这样的事物。公共领域向所有公民开放。无论什么人来到这个“公共领域”就成为公众,并作为一个群体来行动。他们可以自由地集合和组合,可以自由地表达和公开他们的意见,最后形成一致态度进行传播。

    可以把哈贝马斯对“公共领域”的解释移植到乡村公共空间。传统村落里会自然形成一些重要的交往节点或信息交流场所,它们可能是在十字街头、大槐树下、戏台前、水井旁,也可能是在廊桥下以及茶馆、酒馆理发店、磨坊等,都可以成为乡村的公共空间。

    乡村公共空间在促进社区认同、维系社会秩序、密切融合社会关系,以及消除分歧、缓解紧张、达成共识、互惠合作、文化整合等方面具有重要的社会功能,是村民信息交流、参与村务、人际交往、纠纷调解、休闲娱乐的精神家园。在这里,村落信息持续不断地被制造和传播,构成村落舆论和集体记忆。有人把村落公共空间划分为信仰性公共空间、生活性公共空间、娱乐性公共空间、生产性公共空间以及政治性公共空间等。

    · 生活性公共空间,是农民聊天、打牌、参加民俗活动、人情往来等日常生活所依赖的场域空间。聊天是作为乡村公共交往的一种重要形式,其过程不仅是传播信息、交流思想的途径,也是形成村落舆论、社会规范的重要形式。

    · 乡村生产性公共空间,主要是方便村民进行乡村的多种多样生产活动而形成的,诸如粮食晾晒场、打谷场、碾坊与磨坊、乡村作坊等。

    · 乡村娱乐性公共空间,农民参与公共文化活动的公共场域,如戏台、影院、文化大院以及种类繁多的文化组织和活动。娱乐性公共空间为满足村民文化、精神需要提供了空间条件。

    · 此外还有乡村事务空间,是农民在参与村庄公共事务过程中形成的社会关联及其空间形式。如村民议事、会堂、村务公开栏等。

    3、村落公共资源与自治传统

    与公共空间相关联的另一个概念是村落的公共资源,如村落里的山、水、林、田、路,村落公共建筑,祠堂、教堂、广场、会馆、书院、庙宇、学校、集体拥有的土地、工厂等等。有些村落公共资源与公共空间相重合。公共资源是村民参与村务和村民自治得以存在的基础。由于公共资源与村落每个人的利益息息相关,要有效合理地使用和保护公共资源,就需要每户村民充分参与决策和发表意见,形成维护资源、利用资源的行为规范。

    无论是院落,还是公共空间或公共资源,村落空间结构对乡村治理有效性的影响是十分显著的,除了村落空间结构的教化价值,还在于特定的村落空间特点维系了熟人社会,形成熟人社会人情文化。熟人社会具有维持共同体成员团结互助、规范社会秩序及促进村落成员相互信任等社会功能。只有充分尊重和利用人情这一乡村社会资源,才有助于实现乡村的有效治理。

    因此,乡村建设要讲究乡村的空间结构,注意村落的形态和规模。近些年,人们提倡乡村治理单元的细化和下沉,从行政村下沉到村民组,其优势就在于充分尊重村落的空间特点,易于利用熟人社会特点达成集体行动,形成一致态度,在组织农民、维护公共利益、化解村民矛盾,提供有针对性的公共服务和创建村落公共生活等方面具有重要价值。

    分享到: